昨夜不知怎么滴就失眠了,大半夜的想了很多很多的事情,从兖州上学的事情,慢慢的想到了毕业工作的那几年,确实2006年-2009年真的是很累的几年工资还很少,每个月都是微不足道的1000多元。年少无知的年纪也是损伤了身体。

  2006年下半年初秋我们学校陆续开始了安排就业毕业的问题,我们几个关系不错的同学也分开了,他们两个没有选择去东营,而很好的单位又由于种种原因不能去,最后我选择了去东营广饶,另一个同学去了日照,还有一个选择了回家去了他哥哥工作的厂里,后来人生不尽如意,出了一个意外,目前在一个私人店里上班。
  所有事情安排好离校手续办理完毕后,200年9月我和隔壁班的两个同学踏上了前往东营的火车,心里又激动又是紧张,第一次离开第一次离开家去往遥远的外地工作,以后我们不在是学生,以后我们就是社会上的人了。学生的身份我们已经脱掉,禅变成了一个社会上的青年了,学生时代和同学周末WB那通宵的日子不复存在,夜晚月光下在也不会和同窗好友走那条泛黄路灯的路了。
  记得我们风尘仆仆的从车站坐摩的来到工业园后,行李就随便的放在了门口,随后我们便去了厂里办公楼报道,简单的面试后我们也填写了任职手续,后来的几天便是体检、正式面试、填写合同、以及分配岗位。

  安全学习了10天后便下放到了车间,在车间里还要听从车间主任的安排,我被分配在了生产操作一线,不得不说橡胶企业的生产一线还是比较累的。内衬层生产线,这是在轮胎组成部分里的最里面的一层。但是这条生产线是整个半成品车间里面最累的一个工序。卷曲工位上就是我们的岗位了,每天每隔5分钟就要两个人抬100多斤的垫布放到1米半的工位上去,如果生产内衬工艺不见时时间只有2-3分钟,生产完的部件都是很大的工字轮,卷完后有几百斤,而且还要摆放生产完的部件。刚开始的几个月每天下班都是累的不能动。中午的时候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,基本上都是一天只吃两顿饭。那时年轻气盛累坏了身体不懂得照顾自己。
  这样一干就是几年,后来通过不断争取和努力换到了自己梦想岗位,终于如愿以偿了,第一次接触设备保养维修的岗位时感觉有需要学的东西太多太多了,每天也是非常的累,但是这种类不同于那种紧张、忙碌的累。但是由于之前的高强度的体力工作,也算误打误撞的给这新岗位的我打下基础。每天跟着老师傅们屁股后面干着干那学到不少的知识,我就想一块海绵在生活工作中不断的吸收着所见所得的东西。
  人就是一个奇怪的动物,本来也是很苦的工作,但是喜欢所以感觉不想以前那么辛苦了。属于痛并快乐着,在新岗位上一干就是7年。后来慢慢的我也能顶岗的时候,有半年多时间都是我一个人晚上值班,只要不是超大型的故障,一般都能处理。每年作为一个外地人,我也能基本上坚持到最后几天放假离厂。
  时间久了想想以前也真是傻,如果懂得送礼或者在那三年里能少吃点苦,我的性格就是不喜欢接触领导走关系的那种人。现在的社会太复杂要么有绝对够硬扎实的技术, 要么就有绝对够硬的后台。

我想忘了从前的一切
做一个凡事不问的俗人
从今天起远离人群
做一只狡猾的狐狸
那天我双手合十
看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
我用了一半的青春
来思考做人的道理
对不起年少的自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