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宫的宝藏

本文最后更新于:2020年11月25日 早上


  11月凉凉的空气,天上没有太阳,老杨、老杨的老伴、我、A女孩我们几人在车站集结在了一起,老杨两口子是资深的老专家,对于地理土质等很有经验,我和A女孩纯粹就是好奇,算是跟着探险吧,我还又零个角色,就是把这件事的发起人和老杨连接在一起的中间人。
老杨:“这又是一个阴天,快下雨了吧”!老杨年带着一顶深蓝色的老式帽子,年龄60多了。
“应该不会吧,手机上天气预报没有说有雨啊”我说道。
“快上车吧,车上暖和一点”老杨老板说道。
  于是,我们4人一行便上了大巴车,找个一排的座,一路上话非常少,因为我们这次旅行非常不一般,又加上我们俩个和他们两个又有代沟,还真不知道聊什么,不过他们老两口在聊着一些八卦家常。
  大约5、6个小时我们车到站了,下了大巴车走出BJ车站便打电话给我那哥们,来接我们。晚上我们一起吃了顿便饭,顺便老刘也说了一下情况。老刘这个人40的人看上去非常的年轻。但是好多年没联系了也不知道在做什么。
“那个地方里面有孙悟空,还有唐僧,另外两个徒弟不之所综。”老刘说。
“卧槽,不可能吧,这不扯淡吗?你不是说有大宝贝,怎么扯上西游记了。”我说。
“是真的,孙悟空被一个古井一般的烟筒封住了,不知道这是过了多少年,灰土树叶还有其他植物微生物,都堆满了。”老刘说。
“那如果真是他们,他们也没有宝贝啊?”我说。
简简单单的说着一些关于那个宝藏的事情,很快就吃完饭然后去休息,第二天一早出发。
早晨,我们一行6人,又多了一个老刘的助手,我们坐车去往BJ某山,后来又做柴油车,最后坐马车,在后来只能走了,两边全是那些高耸入云的树又粗又高,都要遮蔽天空了。走了许久在一个古井旁我们停下,老刘说“到了,大家都看看。”
  后来老刘让我们扎营,这一路走了一天,晚上我们进地宫,说是地宫,老刘却说这是在空中。晚上老刘把我们都叫醒了,我们出来后在靠近古井的地方多出来一个像家里的大衣柜东西,据老刘说这可以进地宫,类似于电梯的功能,我们鱼贯而入,好黑啊。为了节约省电我们关掉了几个手电只留一个,从感觉上来说,确实是在上升,老刘递过来几瓶说,大家都喝了点,我借着旁边的灯光看半天没看清这是水还是饮料,就没喝,我喝水比较挑剔。
大约过去几分钟的时间,我们停了,门开后,就闻到一股发霉的味道,我们打着手电一看,好高的宫殿啊看不到顶,四周有几道门,不知道通往哪。我们跟着老刘转了转果然有个摆着大香案的房间,香案的上边就是一个大烟筒的东西通往上面,结满了蛛网和长满了不知名的草。
  “老刘唐僧呢?”我问道,“唐僧要到夜里12点才会出来”
老刘说。你们找个房间去休息吧,突然老杨说好困好困,便走到外边大殿的墙脚下坐那就开始打呼噜了,他的老伴也和他在一起打起呼噜来了,A女孩在边上也和老杨他们依偎在一起也睡着了。老刘看着,我看着老刘,“怎么了?有什么问题吗?”“你怎么不睡觉啊,你没喝水吗?”“我没有啊,我不困啊?”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“其实吧,我想让你找老杨来帮我们查探一下,当顾问,我想把唐僧弄出去卖💴,你先休息一会,唐僧一会才会出来呢。”
我净值来到一个房间里,躺床上开始休息,老刘助手也来了,一会就闭上了眼,不知道多久突然被什么东西压在了身上,毛茸茸的,我也呼吸不过来,手脚一动不能动,心想卧槽这是怎么了,鬼压床吗?这里面难道有鬼,冷汗就下来了,压着我们的东西在舔我手,感觉像牛的舌头,这是要吃我吗?
  于是,我惊恐的平心静气下来,让身体放松放松,在放松,憋口气啊!!!!!大叫一声,终于能动了,猛的弹射起来,“咚”我们疼死我了。撞哪了,伸手一摸是墙啊,睡觉前明明不靠墙的啊,慢慢睁眼一看有红色亮光,慢慢视觉适应开始恢复瞳孔开始聚焦,卧槽,原来是一场梦啊。


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,均采用 CC BY-SA 4.0 协议 ,转载请注明出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