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天,下午。昏暗潮湿的天气,头顶上乌云滚滚,我走在回家的路上,今天也是够倒霉的自行车坏了,无奈我只能走着回家,车子放在了学校。短袖的后背都被汗水浸湿了,贴在后背上很不舒服,远处看似狂风呼呼的大作,为什么就是不凉快啊,心里纳闷的很。路上还没有铺沥青路,心里又是问候了他们一番。加快脚步吧要不然淋雨了又麻烦。此时,经过镇上了,路两边的门市也多了起来,卖东西的都没有要收拾摆在门外的商品,真是奇怪啊,他们的东西不怕被雨淋吗?我在心里又犯了嘀咕,今天这是怎么了,处处压抑的很还处处奇怪。
  走到一个水果摊前看看了摆在门口的水果,径直的走进屋里,一个年轻的小姐姐在看门市,她坐在连邦椅上,一条腿半曲的放在椅子边上,另一条腿在空中悠来悠去。看到我进来后也没有要起身迎接。
“要点什么?”小姐姐开口道。
“我想买点水饺,还有在要点水果”。我回答道。
  我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自己说出来的话,在水果店里我居然要买水饺,感觉我是不是疯了,而在看小姐姐的表情确实波澜不惊,习以为常的在那摇着手中的扇子一直看着我。我不免又开始打量起来她这家店,小姐姐看着年纪也就20多岁店面装修的还算中规中矩,白色的墙上一尘不染,却是挂着各种看不出什么肉的食材,我靠,我这到底是来到了水果店还是来到了肉铺,赶紧低头看看了面前的水果,还有墙壁两侧木头桌子上的两排水果,这才稍稍的安心。
“要什么陷的,三鲜的还是猪肉的,还是驴肉?”小姐姐淡定的说道。
“要猪肉的,在称几斤香蕉”。我回到说。
  一切搞定后就提着东西往家赶,心想这好久不回家了,怎么滴也得买点东西。漫长的路经过了几个小时终于走回家了累的我双腿好酸,刚回到家就看到阿姨了,她怎么在这啊,样子看着好凄惨,头上有个大窟窿还能看到东西在里面爬来爬去,脸上也是血在海往下流。
“小A你怎么回来了,怎么不在学校,今天放假了嘛”?阿姨问道。
“没有,今天周末双休日啊”。又是连我自己都不相信的一句话,今天我是怎么了。
“阿姨,快走我扶你去看医生吧,这样太危险了。”赶紧扔掉东西跑过去扶住阿姨说。
“我知道一个地方,走吧,那里的医生很厉害。”接着说。
  现在这个样子的阿姨,不应该是身体很虚弱吗?毕竟伤的这么重,可是走起路来,那是虎虎生风啊,我这半大小伙子都不如啊,我们前前后后来到了村子里防台后面的树林子里,这里有个二层小楼,全部是由竹子建造而成,也可以说这是一座二层竹楼。在一楼就听到二楼吵吵闹闹的,应该是有几个人在打扑克发出的争吵声,还有一个年龄80多岁的老者,蹲在二楼窗户台上煲电话粥。面朝外面的走廊,我心想这家伙要是脚麻了掉下来肯定得直接载到一楼吧。这都是什么地方啊。
“到了,就是这里,这里有5个神医。”阿姨说。
“为什么不去医院啊,我说的不是这个地方啊”。我摆手说到。
  阿姨没有回到我就迈步开始上楼梯去二楼了,我赶紧跟上。上去二楼打电话的老头斜着看了我们一眼,嘴角还泛起了微笑,我莫名的感觉不妙啊,阿姨直接走到二楼最深处的那个房间,于是就听到吵闹声没有了,换来的就是尖叫声,来生意了来生意了,快准备家伙什。卧槽,至于这么兴奋吗?后来我才明白。我迈着要进去,被一个老头挡住了。
“你在外面等着,”凶狠而且微笑着说。
  没有办法只能等,就听着里面金属的撞击声,叮叮当当的,也不知道在干什么,我看着外面渐渐黑下来的天色,还有这青色的主楼很多地方很脏不知道是啥。过了许久,里面有个老头说进来吧,于是我赶忙进去,可是进去就被几个人给架住了,然后我的脑袋就天旋地转的什么都不知道了。当我有知觉时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上的灯泡,身上还盖着看不清本色的破布。震惊的是耳朵里还听到他们说话,
“年轻人的脑子就是好吃”。
“血液也好喝。”阿姨也说话了。
  躺在床上的我,感觉自己的头盖骨不见了,还有人正拿着勺子在里面挖东西吃,凉凉的凉凉的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