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觉醒来,我发现我还是睡在帐篷里,冰冷刺骨的温度把我冻醒了。我仔细回想了一下,我现在还是在珠穆朗玛峰的半山腰上,我和几个同伴一起攀登珠穆朗玛峰,想完成一生的心愿,那就是要站在珠穆朗玛峰的峰顶上。我们在半山腰上安营扎寨,距离峰顶也快了。
 现在的空气非常的稀薄,我们基本上都在接触后背式氧气瓶。我看了一眼睡在旁边的朋友,他还在打着呼噜睡得正香,漆黑的夜晚,什么也看不到,外面借助白雪的反光,隐约可以看到外面大树的影子,突然一个人形的东西急促拍打着帐篷,把我吓一跳,冷汗唰唰的就出来了,我赶紧摇醒旁边的朋友,快起来快起来突发状况,外面有东西在拍打帐篷,我一边摇醒旁边的朋友另一只手抓起被子下面的钢矛抢。
 朋友迷迷糊糊的。坐起来问我什么情况,我说你快看外面快看外面。他也懵了。这是什么怪物啊,我说,都说珠穆朗玛峰的山里面有怪物,这怪物来得可真快,从帐篷的门口出去,抬起我的钢枪就要刺过去。突然那个怪物像猿猴似的,浑身长着白毛,一蹦一跳窜了很远,这是猴子还是人啊?我和朋友回到帐篷里也没有睡意了,就开始在黑暗中,你一言我一语的闲聊着。
 天刚刚蒙蒙亮的时候,我们就启程了。我们顺着一条似路非露路的露路,然后往上走着,经过重重的困难,披荆斩棘终于来到了峰顶,当我回头看朋友的时候,却发现她没有了,我喊了很久也没有,也没有听到他的回音。于是我在峰顶插上了旗帜,然后一路向北走去,在峰顶的下方有几个人,应该也是攀登峰顶的人,我上前和他们打招呼,通过交谈得知他们要下山了。
 我于是和他们组队跟着他们一起下山,俗话说,上山容易下山难,现在终于感受到了,我们走着走着不知走了多远,我在最后面,突然有人拉了我一把,在我耳边告诉我说前面那些不是人,你看他们根本没有影子,这时我才注意到他们脚下真的没有影子。我现在心里慌的一批,怎么办,怎么办,我愣在原地很久很久。我不敢再跟着他们走了,突然他们好像发现了什么,回头看着我说你怎么不走了。我结结巴巴的什么也没有说出来。过了一会儿。有一个老者说我们都很孤独都很孤单,我们在这荒无人烟的珠穆朗玛峰呆了几千年了,我们都很冷,我们需要温度,我们需要温暖。你正符合我们的要求。我心想,这是要吃了我吗。他们也变相承认了他们自己不是人。我现在不知道我是该往前走还是该后退。我连忙朝一个方向拼命地向山下飞奔,顾不得地上是否很滑顾不得有凸起的石头,心中就一个执念,那就是逃命。我发现现在我的双腿跟不上我下山的速度了…